关霜

失踪的po主
微博:关霜小姐姐

[沈裴/裴沈] 夜访

时间线:绣春刀第二部后,崇祯元年。裴纶、沈炼于断桥之战后幸存。
 
        夏夜燥热,在断断续续的蝉鸣里,裴纶舔了舔唇。
        他悄没声地蹲在沈家宅内,靠着树杈叼着烟斗,两眼盯着窗纸透过的若有似无的烛光。这是裴纶连续第几个晚上放着大好美梦不做,跑来沈大人窗边梦游,他也算不清了。
        然而薄薄的窗纸之上并没有勾勒出那个寡言、劲瘦的北司同僚的模样,灯灭了。一只黑猫游走在窗檐上,冲他龇牙咧嘴地喵咪了两下。吱呀一声,窗开了。
        沈炼大半身板没在漆黑的屋内,半张脸对着月光,半张脸藏在阴影里,一贯地无甚表情。裴纶还没反应过来就这么被抓包,欲语先笑,跟沈炼第一次见他啃饼的傻样差不多。
        大抵他心事越沉,笑得越傻。每一段如信王事件这样的秘辛,沉沉地封存在记忆最深处,或是更聪明一点,大梦无痕,四散飘远。锦衣卫,要在刀口舔血的杀戮里竭力维持着生活平凡的表象,要么像沈炼,不露声色的老实人模样;要么像裴纶,笑眯眯温和可亲,把让人毛骨悚然的狠辣放在装傻充愣的逍遥日子之下。 
        “沈大人,还没睡哪。”
        沈炼一撑窗台,从屋内跳出来,三步两步跃上树杈。裴纶才发现他连飞鱼服都没脱,劲瘦的的腰身带起风,让他有点目眩神迷。沈炼学着裴纶的样子靠在一旁,屈起一只腿。
        “给我抽口。”他不由分说地拿过裴纶手里的烟斗,轻轻吹了口气,就着裴纶咬过的烟嘴。裴纶心里痒痒的,望着沈炼俊朗的侧影,口上花花:“哎我说,你怎么都不介意人家用过的,看着没那么糙啊。”
        “都是男的怎么了。”沈炼冷冷哼一声。
        “都是男的怎么了?男的就不能有想法了?”裴纶看沈炼目光一撇,似笑非笑的样子,语气拐了个调,“哥啊,这个我还真不懂,你见识广教教我呗。”
        沈炼斜眼看他,“哪里,没有裴大人见识广,没守过男人的夜。”
         裴纶顿了顿,装模作样地看了两眼树下,深沉道:“我这是怕你睡不着。”
        沈炼被裴百户厚颜胡诌、云淡风轻的样子惊了一下,裴纶丝毫不觉被抓包尴尬,咳了一声继续道:“怕你想嫂子想的睡不着。”
        “什么嫂子,别乱说。”
        裴纶不动声色地打量沈炼的神情,无奈锦衣卫们神色永远深沉莫名,沈炼与他更是修炼入道炉火纯青,谁想从谁的脸上看出情感波动的端倪都不成。裴纶仍是傻兮兮一笑,手攀上沈炼肩头。
        “就当成每一次任务一样,有什么所谓。”沈炼淡淡地说,声音一贯地冷冰冰。他瞥一眼裴纶,“裴大人总是这么伤春悲秋,心思像小女儿一样敏感,是怎么在南司干到现在的。”
        裴纶笑笑,烟圈吐出来遮住了眼眉。

        月光在树叶间投下明暗交织的光影。时间过去很久,沈炼和裴纶再未出声,似是在享受着沉默的休憩。两人肩膀挨擦着,裴纶有种似有若无的错觉,他们共通了所有没有说出口的深沉悲痛,和如蝼蚁一般身不由己的无奈,甚至情爱微动。
        “沈炼,你是真无情。”裴纶漫不经心地一敲烟灰,“我以为你追着嫂子屁股后头,是要充个情圣的范本,竟然结束了也掉头就走。既然那位不打算再追究,你难道不打算再追去看看?”
        沈炼笑了。他在裴纶面前笑得次数不多,笑起来竟然这么动人心魄。裴纶是知道他身边这位普通的同僚在相貌上有那么点不太普通,看他眉眼深邃、如刀削般的侧脸,还是有点愣住。当然,这种熟悉的懵懂心动在这些天来已经无数次扰他清梦,无法安眠。
        “你看,我就是个普通人,什么多情无情公子,不是我有资格去扮的。”沈炼摇摇头,“北斋——喜欢她的画不代表我懂她背负的,她也不懂我背负的。萍水相逢,我不违心,大难逃生,也够了。”
        裴纶伸手拍拍沈炼的背,跟哄孩子似的说:“她不懂,我懂啊。所以说女人有什么好的,能陪你喝酒还是能陪你杀人?”
        沈炼挑起嘴角:“你这是要跟我义结金兰,同生共死?”
       “同生共死可以,义结金兰就算了。”裴纶咂了下唇,低低笑到:“哥啊,你这真不解风情。”
       沈炼不理,转个话题道:“别贫了,所以你天天晚上来树上睡觉到底是要干嘛?还有刺客在追我们?别扯这个理由,我知道没有。”
        裴纶犹豫了下,慢慢收起笑,语气有点深沉:“沈炼,殷澄走以后,这镇抚司上下,我当你是兄弟。”
        “兄弟赁的宅子到期,那黑心眼的屋主要涨赁金,我这最近银钱发紧,在你家借住几日,一边找找合适的地段如何?”
        沈炼颇为无语,他当然看出裴纶又是胡诌了个缘由,但从他状似严肃的面上又看不住这事真假,于是顺着到:“我习惯独居,我的猫脾气也大。”语调一转,“不过你都打出感情牌,我也不好意思拒绝,自己搬去西头那间。我就奇怪了,南司百户待遇难道不同?你混的这样……”
        裴纶自有一套说辞,他像模像样地叹了口气,“吃食日贵,你不怎么在意生活,哪里知道?放心,不白住你的,有我一口吃的,肯定有你一口。找我同住肯定比找个嫂子舒服多了。”
        黑猫在树下转悠良久,见这两人还没有下来的意思,急切地喵喵叫。沈炼跳下地,很惊讶于自己对即将多一个同住伙伴的事没有什么抵触。
        许是一个好机会弄清楚那家伙偶尔一言半语扰得自己心绪起伏是怎么回事。又或许是,真的寂寞太久了。
        月光照在沈炼的飞鱼服上,银线根根分明。


*扫清情感余孽主要是为了开车,万万没想到两千字连前戏都没写到,我是假司机……可能是拒绝思考站沈裴还是裴沈,太难了这个问题_(:з」∠)_

评论(12)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