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霜

失踪的po主
微博:关霜小姐姐

[邰方|暗恋]同居三十题—— 一同外出购物


#邰方# #同居三十题##谈恋爱吗老哥##温馨向#
第二季正式同居,夫夫日常,设定对彼此情感带点心照不宣的暧昧。

2、一同外出购物

    “哎,你等等,帮我带点儿东西。”

    方木提着环保袋走到门口,弯下腰准备穿鞋,听到刚还跟一只假寐的豹子一样蛰伏在小沙发上的邰伟懒洋洋地哼了一句。阳光从窗台外射进两个单身汉的小屋,一个如常的清晨。

    方木顿了一下,想想刚才自己对着空气说了几遍要去超市买纸巾、面条、火腿肠,本意当然是暗示在沙发上盖着毯子一动不动的邰伟开个车载他,为这个简陋的二人同居空间做一点贡献。然而在这个沉默的角力里他对厚脸皮的邰队甘拜下风。

 

    “带什么?”

    邰伟拉下罩着脸的毯子,在毛茸茸的毯子毛面上蹭了一下,嘴角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就在柜台旁边就有,独立的那种塑料包装,方方的薄薄的小方块,随便拿两个,什么牌子都成。”

 

   “……你说什么?”方木皱眉。

        虽然平时邰伟总是一副老司机的样子嘲方木纯情,但再纯情也是有基本认知的成年男性,邰伟的描述实在让人很难不联想到某种下流东西。虽然东西本身可能不下流,甚至还有着正直和严肃的作用,但是一想到邰伟这么一个老光棍,要这玩意干点什么绝对只能称之为下流的事情,方木内心还是滑过一阵不太舒坦的波澜。

      不仅仅是尴尬,还有一点可称之为不快的刺痒,他轻声咳了两下。

 

    “你要那玩意干嘛?”要表现的像个成年人,买个套有什么大不了的,都是男人。虽然在对邰队的日常观察里他找不到什么疑似的使用对象。唐悠?怎么可能是那小姑娘;法医姐姐?说实在的,在方木眼里“最糙的老爷们”邰伟对女人来说不仅不是糟糕的对象,甚至还有难言的魅力。方木很不情愿要承认这一点,据他平时对身边女性的观察。

 

    “木木,这你可管的太多了。”邰伟懒懒哼了一声抬头看了下方木表情平平的脸,一翻身从沙发上坐起,揉了揉乱七八糟的头发,随便把毯子一堆,找着了自己踢到一旁的拖鞋穿上,一边伸懒腰一边向卫生间走过去。

 

      成年人方木被这句带点隔阂的话刺了一下,升起一阵恼怒,他抖了抖环保袋抽出手机打算在备忘录上加一行,刚打开被屏幕光一刺,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机屏幕背景给设成了自己醉醺醺的趴在烤串摊上跟一众警员的自拍,邰伟的脸显得格外大。这种丑态当然不是方木会留存的,那就是昨天晚上邰伟哄着他干的了。他把手机一合,觉得很有些不知从何而来的底气,冲着卫生间里的邰伟说:“你要买东西,那你跟我一起去,你开车,我酒还没醒。”

      邰伟满嘴泡沫似乎含糊不清地轻笑了一下,

 

 

     上一次一同外出购物可能是很久以前的事,或者还没有来得及发生过。两人推着购物车并肩走在日用品区,超市的人流擦挤着两人的身体,两人紧紧靠着,方木恍惚觉得这样平静的日常时光离他很远了。在经历了这么多以后。

     一个人生活是一件艰难的事,在所有名为过去的梦魇下要活的像一根青竹,不能弯折,不要崩裂,要把所有快乐的、温暖的和撕裂的、痛苦的记忆一起埋在根里腐烂掉,生存且如此,谈不上生活。当然搬来跟邰伟一起住是意外之喜,原来不止是房间里多了一个人,可能是多了一根钢一样的柱子,一根瘦瘦的青竹和一根坚硬的钢柱是可以撑起一小块的蓝天的。

     当然如果邰伟不买那什么就更好了。因为这可能是一个引入点其他赘余的信号,对方木来说那个潜在的对象当然是赘余。他私心希望有属于自己的不被摧毁的东西,不需要牢牢的抓握也不会离去,即使牢牢的抓握也不会消散。

 

    “面条要什么味?什么款?鸡蛋?龙须?”邰伟拿起两管陈克明面条,手上掂了掂,非常满意地说:“我觉得我煮方面比圆面发挥的更好。”说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了下。方木装作没听懂对他的暗示,事实上“方木”变“圆木”的梗邰伟已经变着法的刺了他不止一次了,但是他悲凉地觉得在邰伟继续这种作风的喂养之下总有一天,“方木”还会回来的。

    “都是面条有什么区别吗?”方木不想指出都是糊一样的质感挑不出发挥的更好的糊。他又挑挑拣拣了几包十三香、火锅底料顺便在蔬菜区拿了几盒时蔬。邰伟说了句“等等”,绕到旁边海鲜区,过了一会回来手上拎着一大包炸小黄鱼。

    “你不是不爱吃鱼吗?”方木说,他能理解被鱼扎的PTSD但是不能理解因噎废食对这等美味的舍弃,因为太好吃了,对自己难得喜欢的东西就要牢牢抓住,受伤也不能放手。

     邰伟瞟了他一眼:“我不爱吃,家里小猫爱吃。”说完手绕过方木的肩膀把小黄鱼放在了推车上,顺势在他衣服上蹭了蹭,手背擦过方木的脸,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放了会,就保持着这个姿势任方木将推车向前推。

     家里哪有猫?——方木把这句下意识的回答咽下去,不给邰队长趁机怼他的机会,吃小黄鱼可以但是不能出卖为人的尊严。很快两个人将购物车装得满满当当,起码存够了半个月的粮,往收银台走过去。方木推着小推车,邰伟吊儿郎当的一手插兜一手搭在青年的肩膀上。方木在炸鱼的香味之外闻到了另一种味道,他经常在家中能够闻到的属于另一个人的味道,这种味道有时候会让人忍不住倚靠过去,因为有了两个人的对比才会发现曾经一个人的日子有多艰辛。希望有了套的邰伟不要把两个人的日子过程“人从”的大三角就好。

 

     方木这才想起邰伟是来买什么的。他一路上对于提高二人生活(饮食)质量的积极表现差点掩盖住了自己来这里的本意。方木不知道为什么内心越发不爽,在前往柜台结账的长长的排队里他有点烦躁的抖落着购物推车里的东西,像一只炸毛的猫,他觉得邰伟非常没意思,打破两个人现在的微妙平衡显得很没意思。他当然不是对于邰伟对某种下流玩意的使用有意见,哥们找个对象也是很正常的事,但是他觉得在这种情况下,不是说好了听邢局的话要先劝劝我了吗?

    那你好好劝啊,我还是听人话的。这时候扯一个第三者进来就没意思了吧,我当然明白你有你的生活,也应当有你的女人,但是这时候相处的重心不应该是我吗?哥们的心理健康问题比女人要重要一点吧。兄弟如手足,邰伟看上去可不像那种因为对象忽视兄弟的人,一个屋檐下他说什么解释我都会听听看的……

 

    方木面上没什么表情,心里胡乱地想着,转眼快排到了。

    慢动作一样,他盯着邰伟的手慢慢越过他的肩膀,指尖碰触到柜台旁陈列的小架子上,滑过冈本、Durex、杰士邦那些五颜六色充满色情暗示的小盒子,拿起了,

   ……两片旅行装的海飞丝??

     邰伟无辜地看着方木紧紧盯着他的眼睛,问他:“木木,以后出差可不能随便用宾馆的洗发水啊,备点也防家里没了急用。哎哎,你看什么呢?这些下流玩意别看,听哥的,你还没到买它的时候知道不。”

      方木十分憋气!搞得那么暧昧的讲法,“独立的那种塑料包装,方方的薄薄的小方块”,“你管的有点多”敢说不是邰伟又一次故意作弄他?

   “不要在心理专家面前搞鬼。”方木低声恨恨地道,这神经病摸鼻子了,摸脖子,别以为我不知道,想看我出丑是不是?搞了半天,并没有什么脱团的苗头,他心里不满这种作弄的同时又悄悄舒了口气。

    邰伟看着他的表情在心里疯狂大笑,面上憋的一本正经,举起双手:“成成成,你想买的话等你有对象再说,哥对这个也没啥研究,你那么想让哥买啊,哥也不懂牌子,我听他们说日本的牌子好些,不过你嘛反正也用不着,快走,到你了,刷哥的卡,密码是……”邰伟一边把卡递给方木,一边靠近他的耳朵报密码,热气喷在他的耳廓上。

 

    方木拿着邰伟的工资卡默不作声的刷完,闷闷的一手插兜,一手拎着小黄鱼走在前面,邰伟提着两个巨大的袋子。从停车场到家的路上,方木一直没说话,邰伟也没说话,静静享受着属于两个人的难得的、没有罪案烦恼的休闲时光。两人听着广播里的歌,邰伟有一拍没一拍的跟着哼:  

 

  谁伴我闯荡

  沿路没有指引

  若我走上又是窄巷

  寻梦像扑火

  谁共我疯狂

  长夜渐觉冰冻

  但我只有尽量去躲

  ……

 

  谁愿夜探访 

  留在我身旁 

  陪伴渡过黑暗 

  为我驱散寂寞痛楚 

  寻觅没结果 

  谁伴我闯荡 

  期望暴雨飘去 

  便会冲破命运困锁    

 

     

    下次,方木在车子的颠簸里换了个姿势,迷迷糊糊要睡着,再也不信这满嘴跑火车的傻逼说话了。

 

 

 

 
*木木觉得自己突然有底气叫邰队开车送他,不是因为想到了醉酒的借口,也不是因为被偷拍恼他,而是因为看到手机背景被换意识到自己是被宠着的,所以理直气壮的觉得邰队可以再多宠一点

*木木说的没错,邰队没什么高智商,大粗人一个,但是在怎么撩你这个问题上他下的功夫可深了_(:з」∠)_

P.S.非常非常期待和同好的交流!渴望看到大家的推文、建议、批评、贡献脑洞,还有不胜荣幸的如果喜欢给我小红心(。ò ∀ ó。)
基友说后劲不足,修改了一下,希望大家对文章多提意见么么哒





评论(21)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