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霜

失踪的po主
微博:关霜小姐姐

[邰方|暗恋]同居三十题—— 相拥入眠

#邰方# #同居三十题##谈恋爱呀老弟##有车吗#

*第二季正式同居,夫夫日常,设定对彼此情感带点心照不宣的暧昧。

*本来打算把这一题放在后面开车用,看了第六集以后实在忍不住写肢体接触的欲望,来吧上车请双击屏幕打卡(并没有

时间设定在第六集左右,二人同居之始,第二题的很久以前

相拥入眠

      邰伟洗完澡,甩甩未干的头发,走到窗台边坐下点起一支烟,看着窗外幽幽的夜色。

      这是他们住在一起的第一个礼拜。

      两年多未见,在邰伟心里,属于方木的那一块却始终鲜活。因为濒临死亡的痛觉和死亡边缘的救赎太深刻,他没有办法忘记倒下之前的最后一眼。那一眼里方木像个手足无措的普通青年,震惊地看着他倒下,如破布偶一般瘫软四肢。

      那一刻邰伟的灵魂和肉体有了短暂的分离,肉体迷茫地躺在地下室冰凉的地板上,灵魂向着对方飘去,在他的耳畔稍作停留,但是什么都没说出口。

      那一瞬间的震颤太强烈,有一种不能言明的东西萌发了。邰伟觉得还是暂离比较好。然而两年后在市局见到方木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一阵欣喜。

 

      邰伟本以为,他的方木还是初见在校园里背着双肩包的小年轻。邰伟第一次见到方木的时候对他很有点特殊印象,有点冲,有点防备,有点魔怔,大部分时候安安静静不讨人嫌,兴致上来嘴巴很厉害,刺的人心里痒痒的又想骂他又不舍得。现在他竟然也能收敛起刺来,这么能忍。

      两人在宾馆动完手、吵完架,自己不爽他失踪这么好几天没个消息,又对唐突的关心很是心虚,于是加补了一句邢局。这小家伙不知道是看穿没看穿,竟然一言不发径直出了门。

 

     “说够了没啊,说够了就出来。”

      方木故作平静的话差点没让邰伟笑出声。看来不仅是长了点肉,原来白皙的皮肤现在在风吹日晒里成了健康的小麦色,他也会迂回战术,不再直着顶来顶去。

       毕竟太久没见,再深刻的回忆也无法勾勒出方木当时当刻的情态。邰伟来了兴趣,两个人分析第一案发现场的过程里,邰伟一边听着方大神探的推断,一边只把眼睛盯着他的侧脸,从长长的睫毛滑到眼窝与鼻梁两侧的阴影,滑到他脸颊上的细软绒毛和棱角分明的下巴,线条有点凌厉,有成熟男人的味道,跟两年多以前的青涩文气的小伙子不同了。

 

      很多事都不同了,邢局说方木天生对犯罪敏感,他果然就来到了警局。邢局还没有从危险里脱身,这臭小子看上去不动声色,心里还不知道怎么着急。

      乱七八糟的想到这些,邰伟突然很有一股冲动,他叹了口气,握住方木的肩膀道:“木木,慢慢来,不着急。”

      方木停住脚步,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邰伟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自我调侃了一句不要总把方木当小孩,但他隐隐又觉得,这个冲动不是出于兄弟的关心。他不爱深思这个,憋了一会问到:“你晚上还做噩梦吗?”

       方木盯着他看了一会没出声,手指无意识地轻敲了下手背。

      这目光似乎有点审视的意思,邰伟瑟缩了一下,清了清嗓子:“咳……我觉得你睡的不太安稳。”

      方木沉默了一会,问:“我吵到你了?”

     “不,没有,你怎么吵得到我呢。”邰伟笑了,不是给他压力的意思,臭小子是不是不好意思了,故意曲解他别扭的关心。

      “哦。” 

      两个人无声地走出宾馆门,向家走去。夜色已经深沉。并肩走了很久,久到邰伟以为自己听错了方木的喃喃自语。

       “也就最近……”

      邰伟一下子反应过来,在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

    “梦到什么?踢床柱子?我都要被你抖下来了。”邰伟面上轻松地笑了笑。

       方木嘴角扯了一下,“以前的事。”

     “不,我没那么脆弱。”邰伟意欲抢话,方木打了个手势制止住他,“我只是觉得没什么用,现在做的这一切都和过去一样。为什么总是在事情发生之后我才有行动。能补救吗?陈希回不来,他们都回不来。我做再多的事后也不可能修补什么,那还有意义吗?”

     “只是这种问题而已。”他眼圈发红地补充道。

      邰伟没说话,这个问题他们已经谈过不止一次。方木不适合做警察,他投入了太多,也期望得到太多,但是警察并不是他所想象的这种工作。方木表面平静,内心就是在自责。谁不自责呢?邰伟自己也有心魔,他举刀刺进发小的身体,温热的血溅出来。从那以后,当然也经历过一年的治疗,他对自己的责任的理解就更复杂,也更简单了。

 

      邰伟摸了摸口袋,摸出一个打火机,没有烟,他伸手过去从方木裤子口袋里掏出烟盒,方木很少抽烟,但是最近总带着这包,他注意过好几次。

      “梦到什么了?”单刀直入,不要再说些虚无缥缈的可不可能。不如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了好。

      方木哽住了,绷得紧紧的面部缓缓松了下来,他惊讶于邰伟这次没有再追根究底的来一番教育,他已经做好了回击的准备。

     “梦到面具,还是那些画面。”

     面具是方木心里永远没有办法抹去的恶魔,这是一个符号。也许他在梦里狂奔在漆黑的路上跌倒的时候,现实里的他正恐惧地颤抖,踢着床柱。

     没想到邰伟发现了,而且一定要问出来。

 

      邰伟抬起手,揉了一把方木头顶的毛,动作跟撸猫差不多。方木感觉一阵暖流流过,不必说话,他懂邰伟的意思。

      然而邰伟说话了:“晚上我睡你床。”

   “不是床的问题……”方木失笑。

   “不是,哥陪你睡,你这么不省心。”邰伟漫不经心地弹了弹烟灰。

     方木心猛的一跳,脸上的笑还没收回去,两人之间弥漫着一种难言的气氛。方木在衣服上蹭了蹭汗湿的手心,很不习惯一贯不正经的邰伟展露出这一面。

     总感觉在感激之外还有点羞耻,有点说不出来的隐秘,让人全身发热。方木并不想深究。

 

      两人回到家里,邰伟去洗澡,两个大男人没什么讲究,就在淋浴间外边的客厅里把上衣一脱。方木坐在桌前看书,一晃眼看到台灯暖黄色的余光照在邰队长的腹肌上,仿佛镀上了一层油,格外肌理分明,肌肉本身不夸张,随着邰伟弯腰直身的动作显得匀称而有力。邰伟个子比方木矮一点,不过是肩宽腿长的标准身材,平时懒怠怠的没个正型,这时候衣服一脱,那种男性的荷尔蒙的张力还是扑面而来。

      邰伟脱的只剩内裤,突然一回头,看到方木盯着他,奇道:“看什么呢木木,哥平时叫你锻炼,你那小身板,羡慕不?”

     说完了不过瘾,又嘴欠地加了一句:“羡慕等会给你摸。”

    “滚。”方木懒得搭理他,越搭理越得意。

 

      等邰伟洗完澡出来,方木却不在桌前,只剩一盏灯光,关了灯,屋里一片漆黑。邰伟点了支烟坐到窗台边,回忆起今天发生的事。顺带回忆起了过去。第一个礼拜的同居生活,两个明明各方面都不合拍的人——一个警队最糙的大老爷们,一个还有点小洁癖的小年轻,结果除了拌拌嘴,相处地却无比和谐,还有种默契在。这种默契和联系隔了两年未见的疏离,依然紧密。

      邰伟叹了口气,总觉得自己控制不住一些想要逃避的事了。

 

      方木很快推门进来,手里拎着个袋子,一看就是楼下便利店的余货。一般这个点警员宿舍附近的便利店货架早被一扫而空。方木也只拿了几罐啤酒回来。

     “哟,你这是要喝点。”邰伟调侃道,“还说自己不脆弱呢,快过来给哥抱抱。”

     方木丢过去两罐啤酒砸在邰伟怀里:“喝完睡觉,别贫。”

 

       这几天压力太大了,一口气都没松,两人本来就没找到什么机会叙旧。借着酒意,好像可以说点什么。但是什么都没有。邰伟和方木面对面坐在窗台前,沉默地喝着啤酒。夏夜的星光闪烁,照在无灯的室内,投下一小片阴影和大片柔和的光晕。谁都不愿意打破难得的平静温馨。

      其实邰伟有一肚子的话想问,当年分别的太匆忙,当年的方木又徘徊在脆弱和坚强的边缘,恩师露出的獠牙究竟对他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又是不是真的因为自己,他才走上了警察的路。但是在这漆黑的沉默里,邰伟什么话都说不出,他抬头开着方木的眼睛,发现方木也在看着他。就这样看着彼此,好像什么都说了。

 

      “今晚月色真美。”方木开口道。

       邰伟困惑地看了一眼窗外,“啥玩意?哪有月亮?”

      方木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你们高材生也有不懂的时候。月明星才稀呢,今天这么多星星,月亮早就不见啦。”邰伟懒懒地说。

       方木无言以对,反正有的话只是顺嘴跑了出来,并不是真的有什么含义。他早也猜到邰伟不会接这种茬。喝完了最后一口,看了眼时间,方木打了个哈欠。

      邰伟见状说,“困吗?走,哥陪你去睡觉,保证你一晚上睡的跟小狗一样,什么妖魔鬼怪都没有。”

 

      方木换了睡衣爬上床,看着邰伟收拾了空酒瓶。过了一会,床边一沉,一个温热的身体贴了过来。虽然有空调,但夏天这么靠近还是让人觉得燥热,方木想。他推了推邰伟的肩膀。

     “拜托你过去点,热死了。”

      邰伟悻悻地说:“空调都打到20度了你还热?臭小子怎么这么难伺候呢?哥又不是没洗澡。”

      “闭嘴睡觉,明天早上早点起来还要去查那个风衣男。”方木闷闷地说。

      邰伟叹了口气,一想到最近这些糟心的事什么心思也没了。他翻过身面对着方木,一伸手把他连空调被一起搂住。

      “别瞎想,快睡你的吧。”

      方木再没作声,任由他的手掌贴在自己的肚腹上,缩在邰伟的怀抱里,他不知不觉沉入了梦乡。

      邰伟心里有事,不敢睡得太沉。过了很久,他突然醒过来,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下怀里的方木,发现没什么异常动静,表情也很平静。果真没有再做噩梦了吗?是酒的效果,还是我的效果?邰伟想到这无奈地笑了笑,鬼使神差地,他凑近到怀中人的脸,低下头在他的额头上碰了一下。小时候也是这么哄弟弟妹妹睡觉的,那为什么不在方木醒着的时候,坦坦荡荡地给个晚安吻呢,邰伟忽视了这个疑问。拉了拉他的被子,重新将他裹进怀里。

     “晚安,木木。”

      他闭上眼睛,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一夜平静。

 

 

 

*“今晚月色真美。”这个梗大家应该都知道吧。 夏目漱石在英语课上把男女主月下散步说的“I love you”翻译成“月が绮丽ですね”(今晚的月色真美),有“和你一起看的月亮最美”之隐意。

其实就是两人在双向暗恋,可惜木木的含蓄邰队是不可能听懂的2333

*最后还有点话想说。邰方是我人生第一次产粮,同人圈待了七八年也没敢产过粮。真的很感激第一篇发出去以后同好们的支持。视角在变,文风在变,不知道怎样写比较不那么ooc。特别特别希望小天使能够给我提点批评建议,万谢😂!

这两次好像都比原著过分细腻了一点,大家有不适的地方一定要提呀,因为自己是很难对自己的文章进行不偏不倚的审视的QAQ。如果喜欢也请给我鼓励QAQ

评论(35)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