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霜

失踪的po主
微博:关霜小姐姐

[邰方|恋爱]突然开口

开车!!!三轮儿车!!!!

看完今天的更新才发现,这文稍微改改邰伟受伤的部分,直接无缝对接官方14集的更新啊!哈哈哈哈哈哈哈鸡汁如我

——————————

后续《白衬衫》《猫》

背景设定:二人已挑明关系,成为恋人。
开车预警!这车一点都不小清新!但是后面会甜甜甜! 又一个人生第一次献给邰方,我真的尽力了各位。

 ————————————————————————————————————

       方木把邰伟狠狠压在墙上,扣住他的双手反锁在背后,另一只手肘抵住他的肩背,“咚”的一声,是成年男子劲瘦的肉体撞击的闷响。

       警局宿舍的公共澡堂这时间点空空荡荡,没开淋浴头,雾气弥漫在浴间,两人都隐约赤裸着身体,暧昧的距离,却看不清彼此的脸。

 

      “我操,方木你他妈干什么?”邰伟完全没防备,吃痛叫出声。他暴躁地试图转身反锁,脚抬起来要踢到方木胯骨的时候又生生收住。他就着被压在墙上的姿势,艰难地回头喘着粗气道:“老子胳膊上刚被那傻逼划拉一道口子,你还来?”

       方木的脸色铁青,表情却很平静,他没有放开邰伟的手臂,看了眼对方胳膊上自己亲手缠上去的纱布和保鲜膜,冷冷地问:“疼吗?”

       邰伟一听这语气心道不好,这他妈什么毛病又开始闹脾气。他自认自己是个直来直去的粗人,对于恋人较一般人敏感和压抑的性格,常常不是很能扛得住。尤其是,今天不是一个玩猜谜游戏的好日子。

       方木看到邰伟脸上不加掩饰的烦躁,内心更压不住的火气,先松开了手。

       邰伟一边甩了甩手臂一边低声骂了句:“怪不得都说养猫的当猫主子似的供着,这主子的气还真是想怎么撒就怎么……”

       话没说完,方木一拳挥到了他脸颊边,劲风一扫,邰伟愣住了还没动作,突然见他狠狠一拳转了方向砸到自己的肚腹上,立时痛的蜷缩了一下。

       “我操……”邰伟身体反应快于心理,迅速地扶住方木。双手在对方温暖湿润的皮肤上滑了下,“你打着哪了?你打自己干嘛?!你别动,扶着我。”他抱住方木,紧紧锢住他的胳膊,不让他再乱动。谁成想方木猛的一发力,把他推开,自己踉跄着退后两步。

       方木喘着粗气,眼神冷漠而疲惫,“疼吗?”他问。

       “你发什么疯?疼个几把!”邰伟看如何也压不住了,心里升上来一股暴躁,这些天的压力、恐惧、不甘、烦躁全部翻腾了起来,汇聚成一股喷薄而出的情绪,在彻底宣泄的边缘徘徊。

 

       “什么时候了还闹?邢娜还没找到,邢局在医院里躺着,外头死人一个接一个,老子他妈的被停职了,刚还被唯一的线人划了一刀。方木,你能懂点事吗。”邰伟压了又压,勉强从牙缝中挤出几句话。他做了几个深呼吸,转身打开莲蓬头,“你他妈有心思嫌弃老子不洗澡,不如多花点心思想想怎么找到邢娜,给我洗清……”

       突然他觉得不对,耳边方木的呼吸明显地粗重了起来,他回头一看,方木眉头紧皱,双目通红,微微低着头,拳头紧紧抵在胸口。邰伟不明白自己的这番话哪里又刺到了对方,不过他对于这种说一句就冲一句的情况绝望了,只觉得心里头更堵。

       “我什么时候嫌弃你了?”方木轻声道。

       “我他妈什么时候嫌弃你了!”方木声音颤抖。他直起身体,定定地站在淋浴头喷出的水流里。

 

       邰伟看到他的面色混杂着绝望和疲惫,水流冲刷着他柔软的发丝,顺着刘海流到略显憔悴的面颊、线条优美的脖颈、凹陷的锁骨。青年刚刚长成的身躯修长匀称,散发着未褪去的蓬勃的气息,他知道这个劲瘦的腰身可以多柔韧,也知道在起伏的胸膛上挺立的ru头的滋味可以多美好,虽然这种时刻的旖旎遐想却没有缓和一点点两人之间的氛围。面对恋人的裸体,毕竟还是血气方刚的男人,邰伟不受控制地微微起了反应,猛然发觉后在心里狠狠地唾弃了自己。

       就在邰伟不知道该怎么掩饰这种尴尬的时候,方木突然剧烈地喘了口气,猛然弯下腰,伸手握住了邰伟的微微bo起的……

 

肉在微博:肉部分; 微博全篇

      “洗干净回房间去吧?”邰伟摸了摸他的脸,很是担忧,不知道这通情绪发泄对方木来说是好是坏。他早就把自己之前的焦虑和暴躁的情绪丢到了九霄云外。

      方木抬眼看了看他,邰伟发现他的眼圈依然发红,虽然没有流泪的痕迹,但自己刚才看到的眼泪绝不做假,不由地心情复杂。他见识过太多次方木脆弱的样子,因此更清楚他的敏感和自尊。

     “我没有嫌弃你,邰伟,从决定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开始,我就已经要打算跟你走一辈子了。”方木面色平静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的,我平时对你说这说那,叫你做做家务打扫卫生,这些问题从来一次也没有真正进过我心里。你明白吗?”

      邰伟叹了口气,他何尝不知道。刚才非要拿那话刺他,现在回过味来,方木显然是为了他这段时间的颓丧而心疼,更别提还因此弄伤了自己。

      “在你心里,也许邢娜很重要。”方木无奈地笑了一声,“可以重要到为她弄伤身体吗?你这些天不好好吃饭,夜里不睡觉只抽烟到天亮,白天东奔西走,什么危险的地方都去,什么危险的线人都见……”

      方木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也许会分析人的心理,但我也分析不清楚我自己。明明知道我对你有多重要,可心里还是会难过吧。你为了邢娜可以这么糟践自己,却不愿意为了你的伴侣,稍微听一下话,吃一口我做的饭,哪怕我让你洗个澡,我怎么会是嫌弃你……”

      我想让你睡个好觉。

      方木没有说完,声音已经有些不稳了。他转过头,不想让邰伟看到他的表情。

      邰伟猛然意识到,这一周以来为了邢局的案件四处奔波,两人的情绪积压已经到了如此严重的地步。方木向来是压抑自己感情的性格,不愿意多说什么无用的话,可也被他逼到了这个地步。想到自己刚才进澡间之初极其烦躁的态度,和走神走到差点撞门、碰到胳膊上新伤的样子,怪不得方木气急败坏地一把把自己按在墙上。

      邰伟心里升起巨大的愧疚,他伸手摸了摸方木闭起的眼睛,凑过去在他的有些肿的嘴角亲了一下。两人毕竟是俩大老爷们谈恋爱,之间的情爱常常是激烈的、血脉贲张的,爽快淋漓的,很少有这么温存的举动。邰伟却觉得今晚要好好补偿一下恋人,将这么久以来忽视的、破坏的东西好好弥补。一想到这里,他觉得浑身发热,很想跟怀中的恋人一起滚回两个人小窝的大床上去。

      “木木,这回真的是哥错啦。”邰伟轻轻拍了拍方木的背,将他扶起来,一边拿淋浴头给他冲澡一边说,“哥给你道歉。但你别多想,邢娜跟我真的清清白白,邢局……他救过我的命,要不是他,我就已经死在毒贩子的枪下了。娜娜生死不明,他昏迷着,我一时太着急了些。”

      

      “你的命是他救的,邢局是好人。”沉默良久,方木终于笑了,比刚才情绪爆发的状态轻松很多。“但你的命现在可不是你一个人的。”

      “我知道。再也不敢胡来了,我的命是你的。”邰伟低声在他耳边说。

 

 

 

 

 

*竟然这么快就达成50粉成就了!小透明就不点梗了哈,这个破旧三轮车送给大家,感谢小天使们的鼓励!🙏🙏还有这周陪(忍)伴(受)我的基友们。还是那句话,作为初学者还在摸索着适合的文风,这篇文风跟同居明显不同了,希望大家多提意见。爱你们!

 

*对了你们现在知道“突然开口”是什么意思了吗?方警官必杀技——一言不合就开口,嘻嘻。

 
你们别光上车不说话!人家第一次发车好紧张的(๑>؂<๑)

 

评论(23)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