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霜

失踪的po主
微博:关霜小姐姐

[邰方|暗恋]吃醋(点梗)(《相拥入眠》后续)

[邰方|暗恋]吃醋(点梗)

注:回应点梗,有人催同居,有姑娘说要看吃醋,还有说要看惩罚play……想了好久,希望不会太ooc……

惩罚play就留到以后写无责任脑洞的时候再说吧QAQ

背景设定:第二季 设定邰方两人对彼此情感带点心照不宣的暧昧。发生在《相拥入眠》(可戳)之后

——————————————————————————————————

[邰方|暗恋]吃醋

by:关霜

     “如果……”陈希的声音很轻,带着一丝颤抖,“如果下一个是我,你会难过么?”

    “轰隆——”雨逐渐大了起来,模糊了视线。陈希的白裙子湿透,面容在雨幕里模糊不清。

     “别胡说”,方木急忙说,“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我是说如果,你会难过么?”

      方木沉默了一会,“会。”他紧忙加上一句,“我会,我会……”他变的结巴起来,“我会保护你的。”*

      忽然,雨水哗啦啦地倾泻下来,变成了鲜血一样的红色, 陈希的长长的白裙子开出大片的艳红,她平静地盯着方木,低声说,“我希望他能一下子杀死我,最好在背后,在我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没有痛苦的要我的命……”

     “陈希……陈希!”

 

      “啪”的一声,台灯被按亮了。

      邰伟举着夜用台灯坐在方木的床边,盯着满头冷汗、兀自挣动不休的青年。他犹豫了一会,面色复杂,伸手用力推了推青年的肩膀。

     “方木!醒醒!”

      方木猛地睁开眼睛,呼吸还很急促,嘴巴微张。他一睁眼看到柔和的夜灯亮在他面前,邰伟的脸在灯光的阴影里晦暗不明,

      方木做了两个深呼吸,平复着狂跳的心。他坐起身,看到邰伟走过去,扭亮书桌上的台灯,从乱七八糟的抽屉里翻出一包玉溪烟,四处找火。

      “你放夹克外套左边口袋了,”方木声音嘶哑地开口道,“不在椅子上,挂在床架子旁边。”

      邰伟烦躁地揉了揉头发,关掉台灯,转身向床边走过来。他穿着黑色工字背心和短裤,肌肉线条匀称,像一只蛰伏在夜色里的野豹。方木感到一阵莫名的放松,奇迹般地被这个并不温柔的的男人安抚了。或许在这样一个噩梦造访的夜晚,不是孤独一人蜷缩在陋室睁眼到天明,是一件让人心安的事。

 

      邰伟没有去拿火,坐回床头。他把手上夹着的烟翻来覆去摆弄着,抬手摸了摸方木的额头,声音很低地问:“你鼻炎还没好呢?”

      “ 啊?什么?”方木笑了,“没那么脆弱,就是做噩梦了。”

      “谁问你这个了?”邰伟眉头一皱。

      方木懒懒地打了个哈欠,“都写你脸上呢。”

      邰伟默默无语。跟方木的对话不用费劲,大多数情况下两人只要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彼此的意思。但是这个深夜他莫名地不想这么快引入正题,在听到“陈希”这个名字的一瞬,他心里猛然膨胀起的不快突然炸裂,让他产生了极其不耐的念头,尊重死者,他想。

      “那你梦到什么了?” 邰伟决定单刀直入。

      “我又把你踹醒了?”方木答非所问,脸上还有一点残存的笑容和倦意。

      邰伟挑了挑嘴角,“你那小身板动作两下还不至于把哥给吵醒。我起个夜,就听到你在那叫‘我会保护你的’。保护谁?”

      方木猛然听到这句话,脸色变的煞白。这是一句魔咒,在无数个午夜梦回时刻纠缠良久,他的眼前一下子恍惚了,闪现过无数似是而非的面容。

      “木木啊。”邰伟隐瞒了自己听到的名字拍了拍方木的肩头,脸上一派轻松,“哥还不至于沦落到让你保护的地步吧?整天想什么呢?啊?”

      “你这从警两周年的许愿够远大的。”

 

      屋里没有光源了,从宿舍的窗户外面射进来一丝亮。今天不是一个黑沉沉的夜,万家灯火已熄,星光月色却明。窗边的桌子上有几个啤酒罐。事实上离他俩今晚喝过一轮的时间还不远。从警两周年纪念日,邰伟没有什么好送方木的,晚饭琢磨着烧了个菜,喝点酒,随便扯点闲话。

      在这个日子里,方木又梦到了压在他心头的沉重石头。这本身也并不奇怪,这段时间的压力很大,奇怪动机的杀人案件连环出现。更何况方木知道自己从来没有远离过那个阴影和梦魇呢?

      在两人长久的沉默里,邰伟靠在方木的床头一声不吭地把玩着手上未点燃的烟。方木终于支撑不住地开口,声音很疲惫。

      “我梦到了陈希。”

      邰伟听到这个名字心里再度一颤。他佯装不在意地舔舔唇,用手背蹭了蹭方木的脸,撸猫一样揉了揉他的发顶。

      “我是不是真的很不适合当警察?”方木问。

      “没有,哥觉得你干什么都行。”邰伟漫不经心地说,“你是为了陈希?你为了她当警察的么?”

      方木沉默了。

      “我不知道。”他低声说,“我会分析每个人的心理,但我分析不了自己。我对她说‘我会保护你’。我还曾想要保护很多人,他们离开了我。”

      邰伟一时没有出声。他比步入警察队伍不久的方木更懂得保护和失去的含义,他的心头同样闪现过很多不可说的记忆。

 

      “我不会分析每个人的心理,但我了解你。”邰伟粗糙的枪茧在方木的脸上轻擦了一下,他很少这么严肃地开口,不带一点戏谑和调侃,“方木,你不是为了某个特定的责任选择成为警察,你就是这样的人。”

      “我不想你当警察,因为你最终是为了做你心里的那个人。警察是一个手段和路径,你也许不会永远遵守警察的规则。”邰伟比了个开枪的动作,“我知道你跟我不一样,我只是一把枪,你想成为一道光。”

      方木苦笑了一声,“我没有你说的这么……”

      “不,那我们边走边看吧。”邰伟挺起身体,整了整方木的枕头,“你如果这样定位自己那也不错。光发热自己也就完了,我可不想让你成为什么光。”

      方木静了下来,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汗还未干,有点冷飕飕的,缩了缩脖子。邰伟看到他的动作给他拉了下薄薄的被子。春夏之交,夜里还是有点凉意。邰伟想了想爬到上铺把自己的被子跟枕头拖了下来。

      原本方木是睡在上铺,但自从他这段时间噩梦连连以后就主动要睡在下铺,他怕自己在上铺动作太大。邰伟欣然同意,事实上方木睡在下铺以后,邰伟常常会在他噩梦半醒未醒间起夜回来,就顺势和他睡一起。当然这本身没有什么多余的意思,两人从来不多言,就当这夜间的软弱和关心都是梦而已。

 

      邰伟把两床被子叠在一起铺好,钻进方木的被窝。方木被他挤到了墙边,碰到他白天在这边堆的靠垫。

      “好了,知心哥哥夜间咨询结束了。”

      方木忍不住笑了。他躺了下来,过了一会,突然开口道:“邰伟,你说的对。不是为了陈希。”

      “我跟已经去世的人争什么?”邰伟很快应道。

      “你跟去世的人争什么?”方木慢慢重复了一句,重音和断句都有点别扭。

      邰伟暗暗琢磨了一下,满意地侧过身,手在方木背上哄人似的拍了两下。

      “快睡吧。”

 

 

 

*开头噩梦片段取自雷米老师的原著《心理罪前传——第七个读者》,略有改写,如果和整体文风不协调……那大概是我的文风真的不适合撸原著风……虽然整篇文对原著的方木有所致敬。

*你们有没有看懂最后那两句对话!断句不同,重音不同,两个人其实默默地互撩了一把喔~

评论(26)

热度(86)

  1. 日常吸脸❤关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