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霜

失踪的po主
微博:关霜小姐姐

[沈裴/裴沈]笑面虎

*假装初恋那么甜

        沈炼发现,跟裴纶搭伙过日子没有面上那么容易。
        裴纶与他是两类人。锦衣卫,看上去风光,但一面阴狠如夜魔,一面同是官僚场上讨生活的小衙差罢了。像沈炼这样寡言少语、也无甚银钱的老实人,若不是前上司陆文昭时时照拂,怎么也不能过的舒坦。比之他,无疑裴纶会钻营的多,做到现在不止是靠一身功夫打下的名声。他倒是笑脸迎人,一派温和可亲,和谁都称兄道弟的模样。若非同住,沈炼是懒得琢磨裴纶面里带笑心里有何思量。现在只感慨,怪道有小旗官背地里嚼弄口舌,说裴大人笑面虎。
        好在沈炼别的没有,耐心很有,迎难而上。猫都能哄的男人,笑面虎也不算什么。既然在家里养住了,最好养的体态富贵、毛皮光滑,伺主才有成就感。
        于是沈炼开始观察裴纶。

       裴纶是下垂眼,这种面相看上去老实,让人免除戒心。不过不笑的时候有点凶,不说凶,但配上官服长刀,冷意是有的。不知道裴纶是清楚自己天生的气势,还是无意为之,总之习惯笑脸迎人。笑着的裴纶显得敦厚多了,尤其是一边嚼着吃食,比如沈炼第一次见他,当时紧张难掩,也还记得模模糊糊一个无害的印象。当然很快发现裴纶不好糊弄,有意弄的傻呵呵的气质只是保护色。后来沈炼对笑面虎更有体会,不仅是保护色的意思,是心里越有事,笑的越傻越无害,断桥之战都得笑的人,面具简直摘不下了。
        裴纶住家里第一餐,就对沈炼傻笑,脸都皱起来。这遭不用勾起查信王案时裴纶一笑沈炼就心虚紧张的记忆,他也直觉不好。囫囵一顿的单身汉,沈炼对猫食都比对自己的晚饭上心,裴纶来之前打包票要同甘共苦,第一餐是只能同察一下沈家疾苦了。裴大人看着清粥酱菜和一锅炖煮的稀烂玩意笑着扒饭。吃完抹抹嘴,就见他掏出个黑皮小本子作势要记。
        “哎,不至于吧,这样就要记无常簿?”沈炼难得开了句玩笑。
        裴纶哼哼两声,也不表示不满,转头把盘里剩菜往二黑食盆里扒。沈炼一惊,“二黑不吃的!”
       果然,二黑屁股朝他,理都不理。
        “猫不吃的你给我吃?这不合适吧沈大人。你这都什么生活原则,食为天性,民以食为天,不精致细做还能买还能学是吧。”裴纶扬扬本子,“我来传授点独家秘方给你。”
        沈炼看着,暗自有了新的主意。

        锦衣卫不止是上头杀人的刀,时需查案。能进来办事的主通常有点真本事。但把这种聪敏用在同住人身上,沈炼也怀疑自己闲的慌。他怀里跟无常簿一起揣着个小本,除了侍候猫的心得,也开始记点裴大人高谈阔论的那些吃食。不记不行,养猫糙汉没想到自己也有要琢磨人食的一天,凑合这种生活原则会导致跟同住人冲突不断。所以吃食菜谱,乃至这几日商贩利惠,本子上全有。现在新目标一来,又多了个要事:裴纶。
        面具戴久了难摘。无论裴大人搬来初心何如,亲近的意思是不错猜的。二人避谈往事,但沈炼心里记着殷澄。也记着裴纶能如此出生入死一遭,怕是转变于自己那句“殷澄也是我朋友。”锦衣卫上下泱泱数千,圆滑如裴纶,交际往来不胜繁巨,谈起兄弟却再无人能慰藉。沈炼想裴大人亲近自己的缘由和目的就明确得很了。也是可怜。既如此,不到劝得他真心以对的时候,自己去酌量一番未尝不可。朋友,都是从交往到交心,交往,了解为先么。

        裴纶掂着手里的小菜,晃晃悠悠回家。日暮四合,他估摸着沈炼放了衙,拐去街那边沽了二两烧酒。裴纶好吃好烟,不怎么好酒。不过这些天沈炼撩闲太过,没事总盯着他,搞得浑身不自在。所以他得借机问问。万一沈炼那个闷葫芦说出什么惊人之语,酒意上头好有退路。
        裴大人自己都没意识到心思七拐八绕,对他们这种人而言已是习惯。交往戴面具,万事留三分,夜半无人自己酌量往事。虽然这次裴纶隐隐觉得自己要栽,不管不顾先占了人家的窝,不过潜意识想的是仍留余地,谨慎行事,走一步看一步如此云云。
        回家里的时候沈炼正对着小本子练手。君子远庖厨对他们单身汉来讲不过是偷懒借口,在裴纶日夜暗示的督促下两个人在吃食上很容易达成了一致。沈炼毕竟还是个好人,心善不论,只要未触底线,为“兄弟”让步很容易。这点跟裴纶完全相契,两个人搭伙也算有滋有味。不过这是裴纶的想法,他不知道沈炼暗中观察打算治治他的毛病。
        “好了,今日按你的要求来,重油重色,火功到位。”沈炼招呼,“别傻站着,酒斟上。”
        裴纶颇有些惊奇地打量沈炼,束额巾箍着,一身短打,“不是武夫是伙夫,这么用你,我可得罪嫂子了。”
        沈炼看他,“你又哪来一个嫂子了。”
        “嫂子总会有的,我替嫂子历练下你手头功夫。”裴纶笑的脸一皱,“看出来哥哥对我好了,要按你口味,今天这鳜鱼得是清蒸的。”
        沈炼翻着本子到某页,记下一笔,头也不抬,“别贫,你一心虚就贫。”
        裴纶奇道:“怎么我夸你也上无常簿?”
        “我记你这笑面虎一日能强笑几次。”沈炼举酒示意,“尝尝。”
        裴纶一震,嘴上道:“好吃,进步显著,未来嫂子有福了。”
        又道:“我舍不得把你让给嫂子了,这么好手艺,做我裴家私厨多好。”
        沈炼不搭理,裴纶戳他:“好了,开玩笑。但鱼真不错,不信你喂喂二黑。”说完又惯样笑。
        面具戴久了摘不下来。沈炼暗自思忖,或是想多了?这家伙,口花花,从来摸不透,快要跟你露肚皮的时候,又能如此轻易地打消你所有绮念。

        裴纶笑容一时收不住,沈炼再三不接话茬,有点尴尬。他手里无意识转着酒杯,脸上渐渐没了笑。裴纶不笑的时候,气质一下子沉了下来,显出几分凝重的阴郁,像一个真正的锦衣卫,让人能瞥见一点血影刀光。
        沈炼慢悠悠记一笔,开口道:“裴纶,我看你不笑的时候,也挺好看的。”
        裴纶有点惊讶地瞧过来,看他一眼又移开。顿了顿,他慢慢道:“你还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
        沈炼看着他笑了,他这样冷冰冰的男人一笑,如春水化开,几分温柔。
        裴纶继续道:“人家说眼角下垂,不是好面相。总像在算计人,或者讨可怜。我不是欺负人的人,更不想扮无辜,结果就都叫我笑面虎。”他摩挲着瓷酒杯,“你还是第一个说我不笑也好看的人。”
        说完,裴纶看向沈炼,嘴角一翘,露出个不怎么一样的笑。不再是打量试探,笑意浸在眼底,沈炼看得懂。
        “沈大人既然这么说了,得负责啊。”
         沈炼不知道该不该装傻,理智上想囫囵混过去,又舍不得这突然流露的真心,再说也无法忽视气氛尚佳、内里悸动。他捞起在脚边转来转去觊觎鱼骨的二黑,顺着脊背撸毛。过半晌,还是说出口:
        “这么笑,也挺好看的。”




*打脸了。我发现他俩开车没有面上那么容易是真的。这个进展可以扭扭捏捏拖到沈裴两位大人自食其力500回还不一定开干。
可能是我还不够涩情?尬肉尬的我五雷轰顶。。。我觉得需要重刷电影来激发一下情欲/微笑。
*求求你们给我点评论我不要自说自话呜呜!

评论(44)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