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霜

失踪的po主
微博:关霜小姐姐

[邰方|恋爱]猫(《突然开口》《白衬衫》续)

[邰方|恋爱]猫

前文《突然开口》 《白衬衫》

老夫老夫秀恩爱预警!

恋人之间的矛盾干一炮就解决了吗?在基友的提醒下,感觉自己应该来给俩三轮车善个后。即使邰队已经对木木作了很重的许诺(“命是你的”),但有时候“事后”沟通效率也许更高,噫嘻嘻。

——————————————————————————————————

[邰方|恋爱]猫

by关霜

      方木喝完了最后一口豆浆,把桌上的两人吃完剩下的早餐袋和方便筷收拾了,扔进垃圾桶,转身出了门。

      他今天穿了一件藏蓝色的兜帽卫衣,脱掉了制式的束缚,把还有点倦意的脸藏在兜帽的阴影里,双手插兜迎着阳光走过来,看上去就是一个温暖的大男孩。邰伟戴着墨镜靠在车门上等他,感觉有点晃眼。

      天很晴,阳光遍洒。邰伟拉开门坐进驾驶座,看到方木钻进了副驾驶位。他诧异地看了眼恋人,回头看了看后排,方木的靠枕、毛毯、抱枕还堆在后排座椅上。警察忙起来的时候脚不沾地,出外勤路上的大部分时间方木都缩在后排自己堆的小窝里补觉。主要是这位置还比较安全,危险系数比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低三分之一,所以邰伟非要方木坐那,甘心给恋人当司机使唤。

      方木靠在副驾驶座上眯着眼睛懒洋洋地打瞌睡,他抱着手,阳光照在他的脸上,挺立的鼻梁和深凹的眼窝阴影分明,还能看见柔软的细细茸毛。邰伟看他这样子,估计是还没睡够,不过今天总还有时间休息。方木当警察几年,小身板有了很大的锻炼,不管是体力还是精力都比学生时代好了太多。

      “前头不晒?你回后头去。”邰伟探身过去,一边把他前面的遮光板放下来一边说。

      方木摇头,“我系安全带了,没事。”

      邰伟还想说啥,方木有点恼怒地推开了他,“别废话了,快开车。”

      “哎哟,你不问就上车,不怕哥把你卖了啊。”邰伟调侃道。

 

      方木闭着眼没出声。邰伟车速不快,放下车窗刚好享受这春夏之交的暖风。两个人很久没有这么悠闲的时候,邢局的案件和搅和在一起的迷宫案还是两人心头沉沉压着的大石。这次邰伟执意去追踪线索,在线人处受了点轻伤,虽然他被停职了,但他这一出明显让边局发现,队员们的情绪都已经有点压抑不住,为了稍微给大家缓缓,也防止邰伟这样的错误再发生,给他们放了两天假。

      昨天晚上刚从诊所包扎完回来,邰伟暴躁的情绪和要死不活的态度终于把憋气了很久的方木惹毛了。虽然最后两个人以享受性爱的方式和解,但邰伟总觉得话没说得很透。跟方木在一起以后,他一个直来直去的大老爷们逐渐摸到了跟恋人的相处方式。方木原本是开朗活泼的小白杨,后来遭遇师大的案子以后变得压抑敏感,交际方面开始独来独往,缺乏安全感。但是他的自尊和骄傲不允许他在邰伟面前露出一点PTSD的症状,他一直很坚强,或者说他一直努力很坚强,尤其在恋人面前。昨天晚上他的情绪爆发说明有些东西在他心里已经闷的太久了。

      邰伟心里叹了口气。粗中有细是很多人对他的评价,面对方木的时候,他只后悔自己没有更细一点。

 

      “木木,你知道猫是怎么撒娇的吗?”邰伟看着眼前的红灯,手在方向盘上拍打着。

      方木瞟了他一眼,直觉这话最好别接。

    “就是他跑过来挠你一爪子,又在你旁边蹭来蹭去打转。你喂他小鱼干他不理你,你想抱他他还挣扎。但是你要走,他却扯着你裤脚不放。”邰伟转过头,一本正经地说,“你知道这猫想干嘛吗?”

      方木冷哼一声,“你什么时候养过猫,做梦梦到的?”

      邰伟没理他的别扭,自顾自接话道,“这么别扭,其实是害怕。他怕主人会丢弃他、离开他、豢养别的宠物。其实是主人一直在害怕自己对猫不够好、照顾的不够仔细,猫会嫌弃。”

      方木沉默了一会,开口道:“不是说猫才是主子吗?”

      邰伟盯着他的表情笑了,肩膀不住地抖动。方木面无表情地推了他一把,“绿灯了。”

      邰伟看着黄灯亮起,一边启动车子一边收住笑意,叹息了一声,压低声音温柔地说,“这小呆猫不知道,其实他在主人心里,比他自己想象的要重要得多,无可替代。”

      方木猝不及防地被这句含蓄的告白击中,转头将目光投向窗外。街上行人熙攘,车流缓缓,嘈杂的轰鸣在耳边萦绕,盖住了他微微急促的心跳。

      他沉默了一会,终于忍不住笑出声,“哎,你这段话琢磨多久了?”

      邰伟懒洋洋地哼了一声,伸手揉他头发,“什么叫琢磨多久,养猫哥最在行了。”

 

      邰伟把车停在森林公园门口,方木下车往售票处走。等邰伟找好停车位过来,看到方木摘掉了墨镜,仰着头看这座郁郁葱葱的小山头。

    “爬起来四十分钟就差不多了,你身体不舒服的话,咱们在半山腰亭子那坐会就下来。”邰伟拍了拍他的腰,“不想爬就在下边转转,阿展上礼拜跟女朋友来玩,说花多树多,就当呼吸新鲜空气了。”

      方木笑了笑,眼睛弯弯,“行啊邰队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别小瞧我,比比谁快。”

      “那可不成,”邰伟嘲道,“你平时是不是觉得我挺没情调的?我看你才是。木木啊,这叫约会懂不懂,还比比谁快。我快不快你不知道吗。”

      方木懒得理会他的不正经。两人的确很久没有一起出来玩过,如果出现场不算的话。其实他心里隐秘的欣喜实在不好意思表达,两个大老爷们极少把情情爱爱挂在嘴边,他明白邰伟的良苦用心,这样……“撒了一次娇”就得到无微不至的回应和关心,让他从心底里感到熨帖。

      毕竟邰伟这么个性格,偶尔说一次这种话,真让人有点遭不住。

 

      公园里人不多,可能是因为还在工作日。有三三两两结伴来玩的年轻人,有情侣,也有一家三口。据说这边的森林覆盖率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很多被重工业污染荼毒得难耐的城市人,跑到这里休闲,呼吸点新鲜空气。树林繁茂,小径幽长,上山的路有好几条,山中拐来拐去也铺着不少石板路,点缀着石桌石凳的野趣。

      两人默默地并肩走着,享受着山里的静谧,周围传来些虫鸟的喁喁细语。台阶不高,爬到半山腰的小亭子看到有情侣靠在一处拍照,邰伟拍拍他,示意他拐弯,沿着小径朝林子深处走去。

      很少有这种机会,方木感觉气氛有点暧昧。虽然从邰伟的脸上看不出来,但他能感觉到对方是想说点什么。这情绪和邰伟当年去公园找他谈心、一次次在车里不厌其烦地背书、坐在犯罪现场周围喂他吃糖的情绪很像。

     “你胳膊还疼吗?”方木犹豫了一会主动开口问。

     “这点小伤。”邰伟笑了一声,伸手去搂他的肩膀,“说起来,你打我的时候什么感觉?当时你那表情好像要心疼哭了,哥都不敢委屈了。”

     “你滚吧,”方木无语地打开他的手,“别招我。你要说啥我都知道。车轱辘一遍一遍烦不烦。”

      邰伟把他拉到石桌边靠着。方木看了看周围没人,靠一块没事。

    “我不是跟你说那个。”邰伟面上带笑,语气却有点严肃,“方木,你发火这事,是我错了,我得道歉。你不是为了小情小爱什么吃醋什么不爽,你比我更挂心邢娜的去向,你对杨芸的保证,我都知道。这时候出事,只是我在给你添乱而已。你……担心我。”

      邰伟叹道:“别为了这个怀疑自己的善良。”

      方木心里一颤。他很困惑于自己的自私,对人性洞察的倦怠让他惧怕审视自己。为什么邰伟的报恩和无私让他这么难受?难道他一直对这种品质怀有抵触?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回以凝视。方木的心结一直在那,没想到陷入自我怀疑的漩涡没有多久,邰伟一眼看透。

      他忍不住蹭了下身边人,“不会再想这些了。你保证过了,你的命是我的。”

 

      “不止是这样,”邰伟看着方木的眼睛,“不管你对我说什么,做什么,在我面前不需要掩饰。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

      邰伟摸了摸他的脸,“如果你对我有不满的地方,憋着干嘛?说啊,挠我一爪子也没事,不要像昨晚那样对自己,哥心疼死了。”

      方木偏头看他,顿了又顿。他低下头盯着两人交握的手,表情平静,声音却有些颤抖:“谁知道有一天,你会不会离开呢?”

      这是他内心最大的恐惧,是他无法摆脱的心魔。

      邰伟可以给他安全感,但是在刀口舔血、枪林弹雨的刑警生涯里,安全感是多么飘渺脆弱的东西。

     “所以说,是我的错,我保证再也不随便冒险。”邰伟叹了口气,转身搂住他,郑重地说,“我的命是你的。”

      方木再次听到这句话,他心里发热,默默无言。这是一个誓言,是一个承诺。对他这种命里残缺的人来说,握有另一个人的生命就像握住了光源。和邰伟在一起以后,大事小节看上去是他主导,邰伟总是懒怠怠的任由他使唤,但在两人相处,邰伟是那个能洞察一切、冷静作出反应的人;在对待前路的问题上,邰伟才是他的光。

 

      白日的温度升起来,阳光在树林间撒下斑驳的光影。气氛从沉重变得缓和、安静。两人都没再说话,靠在一处享受着默契的温馨。

      过了一会,邰伟突然笑出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不正经的东西。方木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他在方木手腕上挠了挠,调侃道,“所以说,下次小猫想撒娇的话,直接上来蹭蹭就好了。”

     “保证顺毛撸,撸爽为止。”

     “……”

     “下山吧,午饭吃啥?带你去吃鱼。”

     “好啊,也治治你的PTSD。”

    

 

 

 

 

*这篇战线拉得很长,写得很乱,不知道有没有表达出来。自己很喜欢木木在浴室里的那个情绪爆发,没有塑造好真的很抱歉……还有,诸君我是真的很喜欢猫梗!以后也许会开车!

*老夫老夫的日常就是这样很琐碎很休闲。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其实内心澎湃着开车的冲动,为了证明我们是走心的cp,走肾的情节最近还是别写了。😂对了你们有get到“坐在车后排”这个梗吗?剧里这个地方让我觉得巨……甜!

 

 

最后放一口狗粮,重温第一季被呛到了。木木看着邰队的眼神,从第一季初识到第二季同(xiang)居(ai)的转变:




噫嘻嘻好甜啊

评论(27)

热度(145)